目前日期文章:200606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un 20 Tue 2006 17:01
  • 依偎

依偎在山的懷裡
雲,睡著了
捨不得離開
撒嬌、翻滾

david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時針爬過最高點,慢慢的躺下。
半杯咖啡,半醒的累!
半掩的窗霏,半蓋的被!

david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摘要:

    人的感官思想主宰了認識世界的方式,主觀意識決定了認知的結果。因此若將一件完全相同的事物擺在不同的兩個人面前,他們最後所產生的認知結果將不會完全相同

david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高

高禖是我國歷時最爲悠久的祭祀活動之一,它既是莊重肅穆的宮廷禮儀,又是萬衆狂歡的民間風俗...........

david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顓頊,五帝之一。姓姬,號高陽。相傳為黃帝之重孫...........

david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山海經》和《易經》一樣,被稱爲我國歷史上兩本地理“奇書.........

david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肖洛霍夫的巨著《靜靜的頓河》是否為其本人所作?長久以來一直受到許多人的質疑。會有這樣的質疑產生,主要是來自於他寫成此書第一部時的年紀,才只有年輕的二十一歲........

david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五四”新文化運動可視為是中國的“文藝復興運動”,在中國的文學發展上有極其重大的影響,甚至是居於新時代文學和舊傳統古文之間的分水嶺地位。但是要談到“五四”卻總無法完全“不碰政治”,這當中的因果是必須先加以分析說明的,然後才能進一步明白其在中國近代文學史上的重要性.........

david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靜夜靄色深

船星泊海平

伏案書快意

不識遠黛明


david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獨賦悠悠新意寥,

遙想前唐,欲學前唐道。

欣得粉顏文筆高,

三五成章亦未老。

斟酌推敲繫詞藻,

言簡意賅,有聞欲先效。

渾沌予君君莫笑,

再歎文似人智少。

david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台灣騎車

是一件痛苦的事!

長久以來大汽車主義的政策下,

似乎只有使用四輪以上交通工具者才有人權!

錯誤的思考邏輯,

造成悲慘的現實狀況,

當中尤其以行人和機車騎士

所遭受到的不平對待更是到了令人不忍卒睹的地步!

民眾錯誤的認知,

來自於政府漠視的教育結果!

人權在馬路上,

有如螻蟻草芥,

叢林法則被理直氣壯的使用在都市交通中,

放任弱肉強食而冷眼旁觀!

禮教和尊重,

安靜的躺在課本裡!

暴力廝殺,

取代成為有效的顯學!

路權和人權,

不知道哪一天才會覺醒?

恐怕只有等到政府真正明白,

交通管理"不是只有管還有理"的道理,

這一天才會真正來臨吧!

david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想我第一天騎著重機到校上班,

穿著全付防摔衣褲,穿上皮靴,帶著手套的脫下安全帽!

學生好奇的圍著我,用發亮的雙眼問出這樣的問題:

"老師!你穿這樣是要去飆車嗎?"

苦笑中我搖搖手,慈祥的對他們說:

"老師只是做好對自己的保護,作個負責任的駕駛人"

看他們似懂非懂的表情,我再說:

"就像你們要去溜直排輪時,不也是要戴上護具才能下場嗎?"

但學生這樣回應:

"老師,不用啦!我媽媽說又不是要去比賽,不用穿那麼正式啦!"

當下我無言!

看來我的責任很大,歪曲的價值觀荼毒學生深矣!

家庭放棄了正確的教導,剩下的只能靠學校了!

但不知我這樣的努力,會有多少成效?

david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列夫‧尼古拉耶維奇‧托爾斯泰(Leo Tolstoy 1828~1910被視為是俄國19世紀最偉大的現實主義作家。高爾基曾言:“不認識托爾斯泰者,不可能認識俄國文學........

david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連下了20天的雨,連空氣都要發霉。

david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詩經‧鄭風‧東門之墠》

經文:

東門之墠,茹藘在阪。其室則邇,其人甚遠!

東門之栗,有踐家室。豈不爾思,子不我即!

訓釋:

東門之墠:東門城東門也,“墠”:音扇,常衍切。《說文》:墠,野土也,從土單聲。《鄭注》:野者,郊外也。《毛傳》:除地町町者。《左傳》:楚公子圍逆女於鄭,鄭人請墠聽命。楚人曰:若野賜之。是委君況於草莽也。可見墠必在野也。《鄭注》:封土曰壇。除地曰墠。此壇墠之別也,築土曰封,除地曰墠。凡言封墠,亦是壇墠而已,經典多用壇為墠,古音略同也。男女之際近而易,則如東門之墠。東門之墠:城東門外的平地上

茹藘在阪:茹:音“如”。茹藘:茅蒐也;茅蒐蒨草也。蒐:音搜。阪:音反。《說文》:阪,坡者曰阪。從阜反聲,然則坡陂異部同字也。一曰澤障也,一曰山脅也。《段注》:釋地、毛傳皆曰陂者曰阪。《說卦傳》:陂為澤障,故阪亦同。山脅,山胛也。《高注》:阪險傾危也。《小雅》阪田箋曰:“崎嶇之處也。” 茹藘在阪:崎嶇陡坡上生長著茅蒐。

其室則邇:其室:其人家室。《說文》邇:幾暱近也。得禮則近,不得禮則遠。釋曰皆謂殆近也。《云:其室則近。謂所欲奔男之家望其來迎。巳而不來則為遠。思之切欲奔而未得間之辭。其室則邇:他的家舍雖然很靠近。

其人甚遠:其人:他。指欲奔之男。此句字面意義言男家之近,然若去而不見迎,則實為遠矣。其人甚遠:他卻離我很遠。

東門之栗:栗:行上栗也。行上並如字行道也,意指路旁的栗樹。云:栗而在淺,家室之內。言易竊取栗,人所啗食而甘耆。故女以自喻也。東門之栗:城東門外路旁長著栗樹。

有踐家室:踐:履也、淺也,亦作行列。有踐:踐然也。《鄭注》:履之箸地曰履,足所依也。朱氏曰:門之旁有栗,栗之下有成行列之室家,亦誌其處也。有踐家室:有成行排列整齊的房舍。

豈不爾思:豈不:難道不?爾:《說文》:猶。後假借為你。豈不爾思:難道我不思念你?

子不我即:《正義》:即:就也。《箋》云:女不就迎我而俱去耳。子不我即:你不想來迎接我嗎?

題旨:

《詩序》:東門之墠,剌亂也,男女有不待禮而相奔者也。

《鄭注》:“時亂故不得待禮而行。”二章章四句。

《正義》:經二章皆女奔男之事也,上篇以禮親迎,女尚違而不至。此復得有不 待禮而相奔者,私自姦通則越禮相就,志留他色則依禮不行。二者俱是淫風。故名 曰為刺也!

此詩主刺不依禮行亂之事,現今雖已無法考證作者是男或女,但全詩以女子角度發言,表達出思念男子之情,並欲與之私通。全詩分為二章各四句,第一章藉由墠、茹藘、阪等物,採“比”之手法女子對欲奔之男想要靠近卻又懼怕遭拒的心情;第二章則明指具體的地點如東門之栗、踐然的家室等處,要求男子與之共會。

賞析:

一、格式分析

全詩共分二章,每章四句,每句四字共計三十二字。分析如下

第一章:

經文

東門之墠,茹藘在阪。其室則邇,其人甚遠!

    四字一句,首二句講述平坦易達的墠地及雜草蔓生窒礙難行的坡地,和三四句聯讀,來抒發男女交往若依禮則易,不待禮則險阻難達。為1+32+4的結構。第一句“東門之墠”旨接第三句“其室則邇”,表示若依禮教明媒正娶,則女子進入男方家門是天經地義,雖遠亦如同隔鄰。第二句“茹藘在阪”接第四句“其人甚遠”,意指若不待禮不為姻,則如同行至蔓草叢生的陡坡,兩人間是横逆險阻,雖視若遠矣!   

第二章:

經文

東門之栗,有踐家室。豈不爾思,子不我即!

    首二句指出具體的景物如道旁栗樹和羅列的屋舍,表達女子愛意已決欲與男私奔,明指地點待男行至。後二句表達出女子的嗟嘆,問男子難道不明白己之心意,難道不來相見嗎?和第一章不同的是1+2為一組,3+4為次組。分析此章,詠嘆的強度又較第一章為強,不但明指思會地點更質問男子來否。

    綜觀全詩依《詩序》所言為“比興”手法運用。先以“東門之墠”比“其室則邇”,復又以“茹藘在阪”比“其人甚遠”。緊接著調性一轉,以高亢激昂的語氣發抒強烈的思念之情,是為“興”的運用。詩三百現雖已無樂可歌,然細讀此篇,若然可聞當初配樂強弱轉折及迴腸動人之處。

二、氛圍描寫

這首詩成功的將一位心有所屬的女人的心境,細膩又生動的描繪出來。透過比興,將平日常生活環境中的場景,如墠場、長在陂阪上的茹藘茅草、東門邊的栗樹,和女子單相思卻不可得的心情,深深的緊扣一起,使讀者立刻能夠從心底產生共鳴。時逢亂世,有情女不待以禮結合,只求相聚,無奈悲鳴莫此為甚矣。

《詩經‧鄭風‧出其東門》

歐大維

經文:

出其東門,有女如雲!雖則如雲,匪我思存!縞衣綦巾,聊樂我貟。

出其闉闍,有女如荼!雖則如荼,匪我思且!縞衣茹藘,聊可與娛。

訓釋:

出其東門:出:出行。東門:鄭城東門。出其東門:出鄭城東門之外。

有女如雲:女:女子。《箋》云:“有女,謂諸見棄者。如雲者,如雲從風,東西南北心無有定。見棄:意謂遭難逢亂而被棄失其住所者。《正義:見有女被棄者,如雲之從風,東西無定。此女被棄心亦無定如雲。有女如雲:看見許多被拋棄而心神無定的女子。

雖則如雲:雖然那些女子遭棄心神無定,如同風吹雲般,東西而無所定。

匪我思存:《箋》云:匪,非也。此如雲者皆非我思所存也,思不存乎相救急。以其非巳之妻,故心不存焉。《正義》:言其見棄既多困急者,非已一人所以救恤,故其思不得存乎相救急。非我思慮所能存救。以其多,不可救拯。匪我思存:她們雖然堪憐,但不是我的思慮所能一一救助的。

縞衣綦巾:縞衣:白色男服也。綦巾:蒼艾色(蒼,暗也;艾色,青色。蒼艾色,暗青色也)女服。《箋》云:縞衣綦巾,所為作者之妻服也。時亦棄之兵革之難,不能相畜,心不忍絕,故言。《正義》:彼被棄女之中,有縞素之衣、綦色之巾者是我之妻,今亦絕去!民人思保室家,情又若此於兵革不能相畜,故所以閔之。《廣雅》:縞,細繪也。《戰國策》:彊弩之餘不能穿魯縞,然則縞是薄繪不染,故色白也。《顧命》:四人綦弁。《注》云:青黑曰綦。《說文》:綦,蒼艾色也。然則綦者青色之。小別顧命為弁色,故以為青黑。此為衣巾,故為蒼艾色。蒼即青也,艾謂青而徵白,為艾草之色也,知縞衣男服,綦巾女服者。縞衣綦巾:想起其中穿著素白舊服戴著深青色衣巾的女子。

聊樂我貟::留也。貟:云,音云。本亦作云,韓詩作魂。孔氏曰:云,貟古今字,助語詞也。留樂我貟:此思保其室家,窮困不得有其妻,而以衣巾言之恩,不忍斥之。《正義:則可以樂我心。

出其闉闍:闉:曲城也。闍:城臺也。《箋》云:闍,讀當如彼都。人士之都謂國。外曲城之中,市里也。陳氏曰:門之外有副城,回曲以障門者謂之闉。闉,音因;闍,鄭郭,音都。《釋宮云:闍,謂之臺,是闍為臺也。出謂出城,則闍是城上之臺,謂當門臺也。闍既是城之門臺,則知闉是門外之城,即今之門外曲城是也。故云闉曲城,闍城臺。《說文》云:闉闍,城曲重門。出其闉闍:走出城臺穿過曲城。

有女如荼:荼:音徒,茅莠物之輕者,飛行無常。孔氏曰:荼,英荼者。英是白貌。吳王夫差黃地之會,言白,常白旗素甲白羽之矰,望之如荼。韋昭云:“茅荼秀亦以白色為如荼。秀,本作莠,音同。《周禮》作莠,音酉。王肅云:見棄又遭兵革之禍故皆喪服也!有女如荼:見有女被棄者多皆喪服,色白如荼。

雖則如荼:雖然有那麼多的女子皆穿著喪服,如白色的英荼般飛行無常。

匪我思且:云:匪我思且,猶非我思存也。且,音徂。《爾雅》云:存也。音子徐反。匪我思且:不是我能想要救存的。

縞衣茹藘:茹藘,茅蒐之染,女服也。縞衣茹藘:想起身上穿著素白衣及茅藘染色舊服的妻子。

聊可與娛:娛:樂也。《箋》云:聊可與娛,且可留與我為樂。心欲留之言也。娛亦作虞。聊可與娛:還是可以留給我歡樂的。

題旨:

《詩序》:出其東門,閔亂也。公子五爭兵革不息,男女相棄,民人思保其室家焉。公子五爭者,謂突再也。忽子、亹子儀各一也。爭,爭鬥之爭,注同。亹,王匪反又音尾,莊公子。

《正義》:作出其東門詩者,閔亂也!以忽立之後,公子五度爭國,兵革不得休息下,民窮困男女相棄。民人迫於兵革,室家相離,思得保其室家也。兵謂弓矢干戈之,革謂甲胃之。以皮革為之保者,安守之義。男以女為室,女以男為家,若散則通。民人分散乖離故,思得保有室家,正謂保有其妻以妻為室家。經二章皆陳男思保妻之辭,是思保室家也。

曾氏曰:氓以華落色衰而相棄背,谷風以淫於新而棄舊室。出其東門則不然,夫婦之情未嘗衰薄,特以兵革不息、室家不保,視其去而不能留。此所以為閔亂。

范氏曰:今女之委棄者雖多,視之而不得救者,非我思慮之所能及止;縞衣綦巾聊樂我貟,思保其室家以相樂也。

賞析:

一、格式分析

全詩共分二章,每章六句,每句四字共計四十八字。分析如下

第一章:

經文

出其東門,有女如雲!雖則如雲,匪我思存!縞衣綦巾,聊樂我貟。

    根據詩句內容意涵,此章當分為1+23+45+6之分組結構。且二、三句之間,又互有因果關係。因此亦可將其分為1+2+3+4,與5+6之分段結構。

    1+2句描寫作者行至東門外,看到街上許多失神落魄的遭棄女子。雖只兩句詩句,但已將成詩背景為戰禍亂世有一清楚的交代。其中第二句“有女如雲”當不可僅解為女子眾多之意。此處“如雲”二字乃描寫遭棄女子之心情無定如雲貌。

    3+4句則紓發詩人悲天憫人之意,謂己身逢禍亦難保家室,實無餘力再救他女。

    1+2+3+4句聯讀,則佈局出一極為清析的亂世街景。在第二句帶出了“如雲

”二字,雖意指逢禍女子心神不定,但仍可引伸出“眾多”貌,使人感受到逢變遭棄者眾矣。第三句之後再進一步引伸如此景況下,詩人當下的想法是無力的,是憫人的。但除了深切的感嘆外,亦讓讀者期待接下來的作為。

    5+6句將描寫的焦點轉回詩人自身。謂這些女子中其實亦有詩人自己的髮妻列於其中的,要不是因為難保家室,又怎會讓安貧持家的妻子同棄於斯。但是這裡出現一個問題,究竟詩人之妻是已遭棄於斯而悲呼鳴,還是詩人正思忖不得不將棄妻於市而不捨。根據《正義》所示,答案似為前者。但以第一章之結夠構怖局,又以第二種說法較為合於情理。此處可由第二章分析得證!

第二章:

經文

出其闉闍,有女如荼!雖則如荼,匪我思且!縞衣茹藘,聊可與娛。

    1+2+3+4句之佈局結構同第一章所述,先是談到詩人走出了城樓和曲城,看到的景況不只是如第一章所表現的僅有失神女子那樣,現在還看到了穿著白色喪服的人們。其中的女子可能因夫君死於戰亂或家破於人禍之中而身著喪服,景況是一片慘白下,詩人雖憫亦無力助救之。

    5+6句復又想到家中髮妻,雖亦同處亂世之中但仍不忍斥之棄之。而以此觀點視之,前一章所提之疑問,究竟詩人妻子是已遭棄或是將棄之答案明矣。因聯結上下文讀之,詩人於市見著喪服者眾而己尚存,幸矣!是故其妻免服喪同悲於市,表示詩人之妻尚為遭棄也。所以第一章所云亦可解為詩人不忍棄妻於市,又歎時局艱辛不知可保其家室至何時,當思現存所有為幸而握之!

二、氛圍描寫

詩序以為這首詩是哀亂世流浪在外的女人;朱子以為是寫男子在淫亂的風俗中,仍能自持,不輕浮;屈萬里以為是詠男子能專愛之詩,較接近詩意。這首情詩寫男人思念女子,看到東門以外很多的女子,但都不是他想念的,只有那個「縞衣綦巾」,裝束樸陋的女子,才是他所喜愛的人。

詩人用直賦的手法,自白他的愛情專一。雖處亂世,在失依無靠女子垂手可得的景況下,依然能夠無動於衷,並繫情於其裝扮樸素白衣蒼襟的糟糠之妻,顯示其心之堅貞無二也。而第一章先以見棄者眾,心若浮雲無定,來表示時局雖亂但尚待人為。到了第二章表達時局已經演變到家破人亡,似無力可回天了。

david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