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針爬過最高點,慢慢的躺下。
半杯咖啡,半醒的累!
半掩的窗霏,半蓋的被!
時針爬過最高點,慢慢的躺下。
半杯咖啡,半醒的累!
半掩的窗霏,半蓋的被!
勾著眼皮,月娘說
不能睡。
除非,
許一個完整,我

 
時針躺在水平線,瓜分一整夜。
一疊稿紙,一桶的廢!
一堆的要求,一排的隊!
跳下書桌,杯子說
別想睡!
除非,
許一個完整,我!
創作者介紹

老鬼的雜筆記事

david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